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共民运卧底的来源、心态和工作特征(上、下)     正义党

★ 中共民运卧底的来源和培养方式 ★
 
卧底的任务

在保护人权自由的美国从事反对中共专制独裁的活动人权、民运组织,中共总是要在这项组织中安插卧底的,卧底者的主要工作应该是掌握情况,目的是为了帮助中共及时防制和瓦解掉这些组织在国内从事活动和产生影响,这是卧底的工作重点,也是卧底的价值所在。防制和瓦解掉这些组织在国内从事活动和产生影响的工作不是在海外人权、民运组织的卧底的工作,那时国内的公安和国安机关的工作。卧底的任务其实很单一:搜集情报。

卧底的来源

人们常常以为当卧底的人会有一种统一的性格模式、统一的行为方式,这种看法同认为当卧底的人就象便衣警察那样打入黑社会集团那样,都是错误的。

由于卧底的任务就是搜集情报,搜集到正确的情报是有价值的,搜集到的情报是错误的时候,只要研究为什么会搜集到错误的情报,错误的情报一样提供了有价值的内容。怎么运用好正确和错误的情报是主管的事情,不关卧底的事。因此,卧底必须是能够和容易接近情报目标的人,这样的人首先是从接近情报目标的现成的范围内寻找,其次才在实在找不到的情况下派便衣警察那样的人打入。由于政府总是能够在接近情报目标的现成范围内找到需要的卧底,因此大部分卧底不是便衣警察式的人物。对海外人权和民运组织来说,给中共当卧底的最理想的人,他们就是的的确确的人权民运人士。

刚才是从能够接近情报目标的角度来说的,再从中共安全部门的角度来说,凡是在海外人权、民运范围内能够占据有意义的位置并且取得重要情报的卧底,多多少少、不可避免地要参与伤害中共政府的的活动,有时他们不得不参与一些对中共非常有伤害性的活动,这样的事情作为便衣警察那样的人是不可以做的,而从本身就是人权、民运范围内寻找到的卧底,这些人怎么做都不成问题。

举一个刑事方面的例子来加以说明。一个毒品贩卖集团,一个便衣警察向这个毒品集团的人购买毒品,成交之后,警察立即对毒品集团的人执行逮捕,这样的话,对着个便衣警察来说没有问题。但是,谈长期卧底,如果一个便衣警察打入一个毒品集团,他不但要做贩售毒品的事情,为了达到重要的位置了解重要的情况,他还要至少负责指挥一部分毒品集团的其他人去贩售毒品,这样便衣警察就成了毒品贩售集团的一部分而不是单单搜集情报了,这在任何国家的司法体系中都是一个不允许的做法。以毒品贩卖集团为例是这样,如果是一个抢劫杀人集团的话,那就更是这样了。但是,如果在毒品贩卖集团内部寻找到一个卧底,这个卧底只要能够搜集有价值的情报,至于他在这个毒品贩卖集团中的其他行为和作用没有多少限制,因为政府对警察的限制对这样的卧底并不适用。

长期的卧底不能是便衣警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司法实践的问题。如果在给一个嫌犯定罪的话,这个嫌犯说他的犯罪同伙就是那个便衣警察,这在司法上属于警察引诱犯罪,这在西方司法制度上是绝对无非给嫌犯定罪的,在中共的司法制度上也不允许在这样的情况下给嫌犯定罪,虽然在一旦事情已经是这样的时候,在中国的司法制度下依然会给这样的嫌犯定罪,但是没有哪一个司法单位预先就这样设计便衣警察去做今后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很大麻烦的卧底工作。然而,从情报目标的团体、组织范围内寻找来的卧底就没有这样的问题,无论他们在卧底的时候做了什么,他们的过总能够被当卧底的功抵消,西方和中共的司法制度虽然有所不同,但在这一方面本质上是一样的,关键是使用这样的卧底不存在政府的警察引诱犯罪的问题了。

还有,卧底的工作往往是危险的,卧底的人一旦暴露,他们受到伤害甚至丢掉性命,政府往往会保护不了,如果这样的卧底是政府的便衣警察,那么政府就要为此付出可观的代价进行补偿。如果卧底本身就是政府情报目标团体、组织范围之内的人,他们一旦出事,政府可以轻易推卸责任而不会被负担所拖累。

而针对海外人权、民运组织来说,中共的卧底都是长期性的,再从中共政府的角度看,卧底如果到了重要位置往往要涉及到罪名是恐怖活动、台湾间谍、国家机密和颠覆政府的活动,这都是便衣警察式的政府人员所不被允许从事的活动,况且在海外替中共做长期卧底,一旦出事中共政府几乎无法提供他们最基本的保护(除非来得及赶紧回国),这对于便衣警察式的政府人员来说是不合适的,因为中共政府不会也不想受这些无法预测和控制的负担拖累,也无法接受自己的便衣警察就是海外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的煽动者
和组织骨干的状况,因此中共在海外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的卧底,基本上只有那些本来就是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的的的确确的人权、民运人士。而中共政府不向台湾政府可以那么光明正大地在西方国家活动,中共政府寻找的在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的卧底,往往在这些人还没有出国的时候就开始培养。

卧底的培养

种种原因会让过去的的确确是人权民运人士的人变成中共在海外人权、民运范围内当卧底。中共安全机关也会有种种手段来使得他们看中的人权民运人士变成中共政府的卧底。

让我们来看一看一种最重要(不一定是最普遍使用的)中共培养在人权、民运范围内卧底的方式:老张和老李在中国是两个关系非常密切的民运人士,中共有一天把两个人同时拘捕问话,审讯员对老李说:找你来是要问你,老张有没有告诉过你从美国收到的那2000美金是干什么用的?

安全部门的官员认为老张是一个坚持理论思想顽固不化的人,而老李呢?安全部门分析他只不过是一个为了改变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或者希望引起周围人对他的注意和重视而从事人权、民运等冒险活动的人,他们看中老李准备培养他将来当政府的卧底。其实老张根本就没有从美国收到过那笔钱,但这样一来,老张和老李被释放后,老李对老张就开始不信任、认为老张不够朋友、两人就开始发生矛盾。

刚才是第一步,接下去想象第二步。老张和老李还在从事人权、民运活动,这一次很严重,中共安全部门把两个人都抓了,两人都被判刑。但是,从审问、起诉、一直到监狱执行的过程中,中国安全部门的人不断对老李表示同情地说:你们把事情闹大了,上面指示必须判这个案子,我们没有办法。你说你很冤,我们也觉得你有点冤,我们还觉得你很傻,看人家老张,他干这样的事弄到了这么多钱,你却什么也没有弄到,人家老张一进来就把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了,把你的事情也交代清楚了。你呢?你刚进来的时候硬着头皮想抵赖,想帮你都帮不上你。要是你有老张那么聪明,一进来就把事情交代清楚,比老张交代得快,也许你就没有这么多事。你看看,现在结果是你和老张一样被判刑,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和老张比比,你觉得值得吗?你也不要觉得冤枉,你要接受教训,懂得做人。......我们是看你人还不错,把你当作是个人物,把你当作朋友才对你说这些话的。你,想不想改善一下在监狱执行的环境?你,想不想让家里的人给你送点东西来?好吧,看你人还不错的份省,这些都答应你,不过,你要帮我们做一件事情,你还算有头脑的,这件事情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难。

接下去,中共安全机关的人安排老李去监视一个的的确确的--刑事犯,并且教会他如何从这个刑事犯那里去套出话来。老李本来就很有正义感,他憎恨刑事罪犯,当局要求老李监视一个刑事犯对老李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心理上需要越过的障碍,但是对中共安全机关来说,老李开始从与政府对抗已经变成了与政府合作,老李今后在其他范围内帮助中共安全机关工作的心理障碍也已经开始排除了。

再接下去,中共安全部门的人作为朋友告诉老李说,关于你在监狱改善条件的事情最好不要让老张知道,你提醒你的家属也不要对外乱说,否则老张知道了,他会对你有想法,外面的人也会对你有想法,现在你帮我们,我们也为你多考虑这些,这是为你好。我们也帮你保密。怎么样?很合理、很体贴吧?

类似以上的方式交叠重复,老李成为一个与老张对着干的卧底的心理准备工作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完成。

第三步,老张和老李都已经刑满释放。一个中共安全人员找老李说:听说老张最近在外面找了个女朋友,原来是个妓女,你能打听到这个妓女叫什么名字,哪个地方的人吗?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小忙,我也可以帮你一个小忙,你可以到我的一个朋友开的饭店去挣点钱,那里待遇不错,不过你要好好干,我只是可以帮你让你去试工。老李想,不就打听一下老张的女朋友的名字和哪里人吗?这又不会伤害老张什么,况且那还是一个妓女,老张又不会知道中共安全人员要他干这种事,而交换到的是一份自己可以挣点钱的机会,干吧,这没什么。干了,虽然这件事本身确实不伤害老张,但是中共安全部门已经把老李干卧底的心理准备阶段引向了最初级的行动阶段。

第四步,真正让老李当卧底的行动开始了。一天,一直关心和保持和老李接触的中共安全人员紧急地对老李说:我和你已经是老朋友了。我有一件紧急的事情要请你帮忙,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帮我这个忙。我上面压力很大,说老张那里来了一个人,是从美国来的,这个人是谁,干什么的,他和老张什么关系,他要老张干什么,有没有给他钱,你如果愿意帮我的话,对我年底升小队长会有利,如果你帮了我,我年底升了小队长的话,今后我可以帮你的地方就更多了。

老李思想开始斗争起来。而中共的这位安全人员知道老李会有思想斗争。但是,老李能不能真正成为一个政府的卧底,就看这一步了。当然,这位中共安全人员基本上有把握老李会答应的。但是,他继续对老李说:这件事等于是我的私事,你觉得不想干的话,我不会逼着你干。但是,如果你能帮我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的话,今后小队长肯定是我了,不然就会是那个胖子。谁是那个胖子?哦,就是那个上次抓人的时候把老李的嘴打出了血的那个家伙!老李从是否应该去老张那里当政府的卧底伤害人权、民运活动有关正义的思想斗争,变成了绝不能让那个胖子升职,这也是属于关于正义的思想斗争,后者的强烈倾向远远地压过了前者。老李答应了。

趁热打铁,这位中共的安全人员喜出望外地拿出一张一百元票面的钞票给老李:老张的母亲前两天摔了一跤,你赶快买一点水果送去,说是去看望他母亲的,那个美国来的人现在就在老张家里。

老李说买水果不用一百元,而且买水果的钱他有,这位安全人员说:嗨!这是共产党的钱,你不拿白不拿,我想拿还不能拿呢!买水果的找头,你自己留着。就这样了,你从老张家一出来,就赶紧打手机给我,我等着你的消息。

从此之后,老李开始不打工了,他开始变成一个做生意的人了,至于做什么生意,看上去有点谱,实际上是不是赚钱谁也不知道,但老李总是有钱花,特别是在人权、民运的圈子中。不管是什么活动,不管看上去有多危险,老李再也不怕了,他从来不是一个事情的发起人,但他总是一个重要的参与人和联络人,每一次中共安全机关要抓人的时候,那一次他总是正好不在。老李在内心中有过一段难受的阶段,不过随着卧底活动的频繁进行,百元钞票得来之易,老李内心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过去我确实很傻,过去我们搞的那些
事情,现在他们搞的这些事情,其实都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反正,我现在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签名照签,文章照写,老外照见,反对共产党的言论照说,什么反对组织我都去参加一点不会有事。我过去在人权、民运方面想做的事情和我现在也一样在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区别,但我现在很安全,被抓的总是别人,他们没有我聪明,也没有我运气好,我现在拿共产党的钱照样搞事实上的民运,他们去坐牢是因为他们比我笨。其实,向老张这样的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过去他从美国得到钱的时候,一个人独吞,他搞什么人权、民运?不就是为了搞钱吗?搞了钱还搞妓女,进去了说得比我快,弄得我也坐牢。老张这样的人,卖了他是他活该了。

老李的内心达到了新的平衡,对中共安全部门来说他就能成为一个比较稳定的卧底。如果老张今后出国,老李就会被安排出国去盯着老张,如果老张没有出国而老李自己有出国的意图,中共安全部门就会鼓励他到海外的人权、民运范围内当卧底,他和老张等人在国内关系,变成了他在海外人权、民运范围内的政治和关系资本,老李在海外人权、民运范围内的起步点可以很高,一下子就可以成为一个能够掌握比较重要情报的卧底。

下一篇我们将继续谈海外民运卧底的心态和工作方式。(柯兴)

http://cdjp.org/gb/print.php/4426

<img src="http://cdjp.org/gb/print.php/4426"

★ 中共民运卧底的心态和工作特征 ★
 
上一篇我们谈到中共的民运卧底的任务和目的是搜集情报,而便衣警察式的政府人员不适合但当这样的角色,中国的民运卧底绝大多数都是在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寻找并刻意培养的。在有条件和需要的时候,这样中共就把这样的卧底派到海外。

基本的心态

我们很容易想到一个问题:有多少本来属于反对中共专制和特权的人权、民运的人士会让中共转变成政府的卧底?有多少人权、民运范围内的人士会真正铁石心肠地甘愿出卖自己过去的兄弟和朋友呢?即使有人当了中共政府的卧底,他们到海外自由的环境下是不是还会继续帮助中共政府呢?

要回答好上述问题,我们必须首先了解中共安全当局并不是无的放矢地在人权、民运的范围内寻找和培养卧底的,有的人权、民运人士不可能被中共安全当局看中,有的则刚刚受到安全当局的注意就被看中并加以培养。

政治思想观点在这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不是有可能会愿意和中共安全当局合作并且今后能够搞到重要的情报。

既然是在人权、民运范围内找人,那么这个范围内的人有一个相同的特点:他们都对政府不满意并且有勇气用行动来和政府作对。具有这个特点的人中间,有相当大的比例的人,当然不是所有的,同时具有另一个性格特点--缺乏耐心、多疑和只看到人家的缺点与不足。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和那些有领导才能和管理能力的人正好相反,那些有领导才能和管理能力的人往往是能够看到别人的优点来加以利用和发挥,同时又能够了解和控制别人的缺点所造成不利,他们也会多疑,但他们不会轻易地、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表现出他们的疑心。大部分人权、民运人士却是看不到、不会看和不愿意看到别人优点而只看到别人缺点,但又觉得除了对抗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来改变别人和改变自己周围环境的人,他们中间很多人还常常是嫉妒心非常强烈的人。他们中间很多人多疑,
没有办法克制和理性处理自己的疑心,轻易表现自己的疑心,有的甚至不在乎伤害别人也会伤害自己,经常觉得伤害别人并不严重或者是一件小事,因为他们总是觉得自己是最受伤害、遭受伤害最多的人,自己怎么伤害别人也微不足道。

假如具有以上心态特点的人同时认为自己很了不起,认为自己应该比别人受到更多的尊重、取得更高的地位、享受更多的利益,那么这样的一个在人权、民运范围内的人,就很容易被中共安全部门看中当作卧底的培养对象。

培养上述心态的人权、民运人士来当中共安全部门卧底的道理有几个方面的考虑,这几个方面都不复杂。比如说,老张和老李本来是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的两个同志家兄弟,要让老李当卧底出卖老张,首先需要老李对老张形成一个看法,即让老李认为老张不是一个好东西。并非所有的人都可以因为外人的挑拨就对自己的朋友反目成仇的,但是一个具有只看、只愿看别人缺点和不足的人,再加上多疑并且缺乏耐心地把多疑表现在行动上的人,外人的挑拨就很容易获得期望的效果。

并不是说具有这样的心态的人权、民运组织范围内的人就可以当中共安全部门的卧底了,但是因为卧底工作的长期性,尤其是这些人很可能今后要被派到海外去独立工作,为了他们能够稳定地为中共政府服务,为了他们不会轻易被真正的境外敌对势力收买了人心,被看中进行培养的民运卧底必须具有上述心态特点。

破坏是副产品

虽然具有上述心态的人往往会在人际关系、组织和有关活动中起到负面的破坏作用,但选择这样的人当卧底来对人权、民运组织和活动进行破坏并非中共安全部门的最初目的。我们可以发现,在人权、民运组织的人际关系、组织和有关活动中起破坏作用是对中共政府有利的事情,但作为中共安全部门的卧底去这样做显然会影响他们搜集情报的能力。破坏的工作并不需要卧底去做,卧底的价值在于准确地搞到重要的情报。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点,让我们打一个比方:

老张,他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因为他在国内就是一名知名的人权、民运斗士并且多次坐牢,他流亡美国之后当选上一个民运组织的头头。老李是中共安全部门的卧底,他成功地潜伏在老张身边。老张非常信任而且依赖老孙,老张和老孙经常策划一些行动,但老李很难打听清楚这些行动计划的细节。老李向中共安全部门汇报说:老孙是一个谨小慎微但具有冒险精神的人。老孙有硕士学历,英文说写流利,老张主要依靠他。中共安全部门决定要把老张和老孙拆开。

中共要破坏老张和老孙之间的关系,目的是为了削弱老张当头头的那个民运组织。那么,中共安全部门是让老李出面来破坏老张和老孙之间的关系呢?还是想别的办法?

显然,如果让老李出面去破坏老张和老孙之间的关系,一旦不成,老李就失去了得到重要情报的能力,因此这不会是中共安全部门的选择。从中共安全部门的角度来说,即使老张和老孙之间产生了矛盾,老李应该在他们之间讲团结做和事佬,只有这样老李才能保持、甚至提高获取重要情报的能力,而不是在他们之间进行挑拨。

中共安全部门要挑拨老张和老孙之间的关系有的是别的办法,比方说,根据老李的汇报,老赵和老张的关系很好,老赵要回国,这件事只有老张、老孙和老李三个人知道。老赵一回国就被中共安全部门抓了,中共安全部门的人对老赵说:

你这个傻瓜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钞票呢!看你还是一个硕士呢!你们这些人在外面的一举一动我们全部掌握,不妨说点给你听听:让你回国是老孙的主意,对不对?

不对啊,是我家里有点事。老赵回答。

是的,你家里是有点事,但你回国的机票钱是老张给你出的。审讯人员说。

这你们也知道?老赵有点服了。

我们什么不知道?我们还知道,老孙准备在美国开移民公司专门替别人办政治庇护,他希望你回国被抓,这样你们的组织就出了个国际人权问题,他和老张,一个就可以办假政治庇护,另一个开证明,就可以赚钱了。审讯员说的,老赵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想到过。他不作声。

再说一点给你听听,老孙这个人比老张有脑筋多了。他认为如果你被抓起来,哪怕是被抓起来拘留几天,他们就可以因为你被抓了赚很多钱。你以为你家里有私事回国,老张替你出机票钱,白出的?老张是这种在钱的问题上如此大方的人吗?你看,老张每年从台湾弄十几万美元,老孙的工资每个月才$1500美元,春夏秋冬都穿那件破西装,那双皮鞋还是他5年前出国的时候从国内带去的。那个老李,他日子还过的去,他不过只是自己打打工,还不怎么稳定,老张弄了那么多钱,外面吃饭却总是老李付帐,活动常常是老李掏钱,老张和老李在国内自称是同志加兄弟,老张都这样对待他,老张这次给你出这张机票回国,你以为是你拣到便宜了?

老赵听了这些话,事实部分几乎都是对的。他心里七上八下了。

好了。审讯员说:我们也知道,老张和老孙在你出国前请了你一顿,让你会来帮他们办点事情。情况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不需要问你。但是,事情你不能办,你如果办了,那我们就成全老张和老孙,你就进去待几年。听懂了吗?

确实如此,老赵开始琢磨老张和老孙两个人中间究竟是谁把一面给自己布置任务,一面把自己出卖给了中共安全部门。

不过,给你一个机会。审讯员说: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老张和老孙要你回来办什么事,怎么办,要找谁,要看谁,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看看和我们掌握的情况是不是一致,如果一致的话,算你态度端正,这次放你一码,给你一次警告。如果你不老实,你不想说,那你就别说,你就进去待几年,就算是嫖妓好了,三年劳教。反正我们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你想要办的事情也不会办成。给你一分钟想一想自己决定,就一分钟。

其实,老张和老孙确实在老赵回国前请他吃过一顿饭,老李没有被邀请参加。中共安全部门根据老李的报告,主要是老张的一贯工作特点、给老赵出飞机票钱和老赵回国前与他们吃饭,分析认为老张和老孙一定让老赵回国干点什么,但上述的审讯方法起到了两个作用:诱逼老赵如实交代,同时为老张对老孙发生猜疑设下致命陷阱。

老赵考虑得失和后果决定如实交代,老赵回到海外立即告诉老张:老孙肯定是中共特务!老赵还非常可能为了不让老张怀疑自己是被吓唬得如实交代了他们的计划,干脆告诉老张说他一下飞机被中共安全部门逮捕,人家就一五一十地把那次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说的话说给他听了一遍,他于是只好承认了。当然,老赵事情没办成,飞机票的钱不退,责任也不在老赵,这全是因为老孙是中共特务的缘故。

而老李呢?老李未伤一根毫毛,他从此变成了老张的主要依靠。他的卧底工作变得比过去更容易做了。

刚才打比方说了一段故事,为的是说明挑拨人际关系和破坏民运组织不是中共安全部门要他们卧底去做的事情,中共安全部门时时刻刻都有的是精力和办法去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可以做得非常狡猾,非常成功。

但是,由于中共安全部门的民运卧底本身具有只看到、只愿看别人的不足和缺点的心态,他们往往无法克制自己不去在一个人面前说另一个人的坏话,中共安全部门看中和培养的民运卧底都不会是心理非常健康成熟的人,他们也没有接受过良好系统的训练,因此他们往往做卧底工作的同时挑拨人际是非,有的比较突出,有的不那么突出。但他们懂得利益得失,他们知道失去卧底情报目标人物的信任就意味着下岗,他们并不怕被别人怀疑是卧底,他们最怕的是情报目标人物和自己关系疏远,因此他们一般总是对情报目标人物极力表示忠诚,却对情报目标周围的其他人说尽坏话挑拨关系,希望他们的情报目标人物只信任自己而不信任任何其他人。他们确实对人权、民运起到破坏瓦解作用,但起到这种作用并非是他们这些卧底的原始目的,而是这些卧底的人的心态特点所造成的副产品。这种副产品虽然对中共政府有利,但中共安全机关并不需要他们去生产这种副产品。而这些卧底也明白他们的副产品在人权、民运范围内造成了破坏,他们以为中共安全部门会喜欢,会因此奖赏他们。其实不是这样,从中共安全部门用这些卧底是为了搞情报的目的来看,他们生产出的这种副产品是毫无价值的。这个时候,这样的民运卧底也会觉得自己的功劳没有得到足够的报偿。

工作特征

民运卧底在人权、民运范围内并不存在统一的工作方式,他们的学历、能力、性格和经历各异,他们卧底的情报目标差别也很大,他们怎么工作,完全需要因人制宜、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和因事制宜。这里的关键问题只有一个:能够获得情报。

对可能丧失获得情报的能力的担心是所有民运卧底的人的一个相同的恐惧。他们早已习惯了给从中共安全部门当卧底获得的收入来生活,他们一旦失去了情报目标的信任就意味着他们无法继续给中共安全部门当卧底了,这对于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饭碗问题,对他们中间少部分人来说,这是一个已经习惯而不愿意失去的额外的收入问题。对他们中间极少数人来说,这还是一个精神支柱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当中共安全部门的卧底的时候,他们总是在心里这样想:去你吗的,你以为你是主席,你以为你神气啊?嘿!你这个蠢货,要是你知道我是谁的话,你会吓得晕过去。我现在正在搞死你,你还把我当作朋友,你以为你了不起,你以为你比我强?嘿!搞死你这个蠢货,你还不知道东西南北呢!他们需要这样来想才能达到心理平衡,因为他们总是以为自己比任何人都强,他们的嫉妒心是不允许别人比自己更强的,特别是针对自己周围的人。其实,这也属于中共安全部门寻找和培养民运卧底所需要的一种心理特点,不过这种心理特点一般不那么容易识别,但确实存在。

什么样的情况出现会导致这些民运卧底丧失获得情报的能力呢?最主要的是情报目标不信任自己或者和自己的关系搞坏了。

虽然民运卧底不会去和情报目标人物主动把关系搞坏,但是非常多的情况下,无论有道理还是没有道理,无论有根据还是毫无根据,他们总是冒着被人怀疑是共特的危险。因此,保护自己成为所有民运卧底都需要去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可能是超过一切的、最重要的事情,而他们保护自己的方式往往非常类似。

为了不要因为政治观点、立场被人怀疑,他们往往不会在针对中共的问题上表现得温和或居中,他们往往站在最激烈最极端的一边。脑筋转一点的,会在基本观点、立场是最激烈、最极端的同时也表现出对温和与居中观点、立场的人能够容忍或容纳。

为了不要让人们多疑把自己当作了目标,他们往往带头怀疑和指责别人是共特,他们并不是为了要伤害谁,他们这样做的动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用这种方式来平衡自己害怕被人怀疑上的恐惧心理。正因为如此,他们会在前一分钟在别人面前说某某肯定是中共特务,后一分钟见到某某的时候笑脸相迎,如果今后某某成为一个重要的情报目标的时候,他可能完全忘记了他曾经说过人家是中共特务,如果有人指出,他会否认并且说那是另一个人说的。如果这样的卧底最后发现自己无法接近上级指示他要去接近的情报目标人物被排斥在外,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造成大家都认为那个情报目标并没有中共安全部门想象的那么重要,尽量贬低。如果贬低不能造成中共安全部门不再重视那个情报目标的话,他们就试图从外部攻击这个情报目标,希望把这个情报目标搞垮掉。作为卧底,他们是决不会告诉中共安全部门那个他们自己无法接近和取得信任的情报目标非常重要的,他们不会干这种说明自己卧底工作无法成功进行的蠢事。

最后的话

本篇可能成为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的文章。所谓的外行,就是指那些与国内外人权、民运组织和活动没有关系或关系不大的人,外行看到了这篇文章,如果能觉得有点娱乐作用,本人觉得十分满足。而内行需要分几个层次,中共安全部门的人员肯定是内行,中共安全部门在人权、民运范围内的卧底,不用说,也是内行,人权、民运范围内的组织者、核心人物、积极分子,也许在看了这篇文章之后才能算有一点内行,之前他们以为自己是内行,可其实还是外行--只要有几个人权、民运范围内的组织者、核心人物、积极分子,读了我这篇文章之后能够同意我这一句话,本人觉得这篇文章算是没有白写。

最后,正义党网站决定发表我这篇文章之后向我支付数目不小的稿费,我正式决定拒收。我并不是不需要钱,我当初的写作动机可以说就是为了想换钱,为了争取可能得到的最高报酬我费了不小的努力。但是,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诉我:你在做一件比挣钱有意义得多的事情,你在做的这件事可能会带有一种历史意义。我无法拒绝我内心深处不停发出的这个声音,所以我不得不拒绝正义党网站向我支付稿费。(柯兴)